新闻公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公告 > 行业动态行业动态

假证产业链曝光:成本10元卖上万,“官网”能验真伪

发布时间:2017-07-19 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 作者:  浏览次数:763

       80多平米的房间里,整面墙的橱柜上,密密麻麻摆满了空白证书底板、印章模子,地上堆放着成箱的各类审批表格、评审资料、单位证明、考试证明等,粗略清点,仅假证的数目就超过了两万件。

       虽然从警多年,看到这一场景时,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还是吃了一惊。民警告诉记者,这批虚假文书不仅数量庞大,而且制作非常逼真,凭肉眼很难分辨真伪,证书上带有防伪标签,在紫光灯的照射下能显现出相应的图案。

 

 

       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小海派出所内,警方缴获的假证等赃物堆满了十几米长的桌子。王婧祎摄

不仅如此,登录“中国教育网”、“江苏省人社厅职称网”等全国各级人社部门、教育部门的多家“官方网站”,输入证书上的个人信息和证书编号,居然能查询到该证书的存在。 

       近期,在公安部指挥下,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通过为期9个多月的侦查,破获这起特大制售假证诈骗案,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,查扣涉案资金350余万元,摧毁地下办证窝点2处,查获假证22000余本,证书涉及教师资格、医疗卫生、学历学位、建筑施工等多个领域。

        一条环节完整、模式复杂的特大制售假证犯罪产业链浮出水面。


制假自动化,可做全套材料

       上述堆满空白证书的房间主人是王汉(化名)。34岁,湖南双峰人,从2009年起,他接触到一些在外地从事制售假证行业的老乡,因为“赚得多又轻松”,王汉辞掉了工厂车间的工作,也加入其中。

       近10年间,王汉见证了制售假证行业的技术“升级”历程。王汉称,近年来,制作假证的要求越来越高,“钢印要印得很清楚,水印要盖得很正规”,还要带防伪标签。他买进的空白证书底板上直接带有防伪标签,能在紫光灯的照射下发生变化。

        在王汉的房间中放着一台自动激光雕刻印章机,制作一枚假章,只需短短两三分钟时间。

        制作假证书的过程同样简单。本案另一名制作假证的犯罪嫌疑人罗志强(化名)供述,他们只需编造一个证书序列号,就可以制作打印出一本假证书。单做一本假证还不够,为了显得更加真实,还要制作全套的评审资料。

       在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小海派出所,记者看到一本“山东省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”,内页显示的持有人信息为吴某某,与证书配套的还有一份山东省人社厅发布的《关于公布2015年山东省专业技术职务高级评审委员会评审结果的通知》,这份红头文件公布了2015年度评审通过的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人员名单,53人名单中,吴某某赫然在列。由山东省人社厅出具的“关于委托查询函的复函”证实,吴某某具有高级工程师职称;河南某工程公司出具的材料证明,吴某某已从事工程施工技术工作十七年,担任技术助理职务七年。

       当然,这些都是由王汉等人制作的虚假材料。王汉交代,完成上述全套材料的成本仅10元左右,而他卖给中间人则是75元一套,获利颇丰。从去年3月底到被抓,仅1年多时间,王汉制作假证三四千套,获利20多万元。

       在小海派出所内,警方缴获的赃物堆满了十几米长的桌子。大部分是职称证书,还有学历学位证书、结婚证、普通话证书、会计师、经济师等多种空白证书的封皮及内页,查获的假公章涉及20多个省份,从县级至国家级的均有。

       记者随机翻阅了多本证书,均制作精良,毫无一般仿冒的粗糙质感,且带有防伪标记。办案民警说,他们查获赃物后曾去山东省人社部门求证,连人社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说很像,最后从系统里查阅初始档案才最终确定是仿冒的。


“有内部关系可以办证”

       警方找上门时,王金凤才知道自己花了近两万元办的高级职称证书是假的。

       王金凤的丈夫是河南一家建筑公司的项目总经理,拥有中级职称证书,一直想继续评高级职称。2016年10月,王金凤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对方自称是北京某咨询公司,在河南省人社厅“有内部关系”,可以帮忙办理高级职称证书。

       在王金凤表现出兴趣后,对方通过QQ发送了一份文档,包括公司的基本资料和代办职称的费用,其中办理高级职称需要19800元。王金凤信以为真,将丈夫的身份信息、电子版照片、工作信息等资料通过QQ发给对方,并将款项汇到了指定账户。对方称办证过程比较复杂,需要4到6个月的时间,没想到还没等到证书寄到,警方先来了。

       在本次查获的整条犯罪产业链中,就有3家培训咨询公司承担着招揽客户的角色。北京某咨询公司法定代表人苏世荣(化名)供述,公司成立之初做过一段时间的正规培训,后转而代办假证。

       苏世荣说,当时的培训客户有这方面的需求,他就有意识地在网上关注相关信息。2013年下旬,在一个建筑行业QQ群里,苏世荣结识了吴真(化名),吴真发广告称,自己可以代理申报职称,费用为中级职称3000元,高级职称5000元,不需要考试,办好以后,他会把证书直接寄给客户。

       苏世荣说,自己了解正规的建筑类职称评审过程,要单位递交材料,参加培训和考试,有专门的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,整套流程下来十分复杂,通过率也很低。吴真所谓的代理申报“肯定是假的”,但为了赚钱,同时给公司“攒人气”,苏世荣还是选择和他合作。

       每做一套中级证书,苏世荣向客户收取9000元,高级证书收取1.8万到1.9万元,“如果对方还价,就抹掉零头”,而每套证书他只需付给吴真2000元。两年多时间,苏世荣共办理了百余张假证,收款100万元左右。

       在利益驱动下,苏世荣不断扩大业务量,为了获得更多的客户,苏世荣和员工通过网络查找和购买建筑从业人员的名单,在各个QQ里发布广告,通过网络及电话和这些“潜在客户”联系,自称是建筑施工管理协会的,在多地的人社部门“有内部关系”,可以代理申报评审职称,不需要通过考试。

       “这个协会是我们自己凭空在香港注册的”,苏世荣说,如果对方有需要,就发一份该协会的红头文件过去,上面有代办职称需要的手续和相关费用。客户将资料扫描件发过来以后,他再打包发给吴真。

       北京该咨询公司负责招揽客户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都知道这些职称证书是假的,但为了让客户相信,必须咬定公司有内部关系,“为了显得更加真实,一般会让客户打钱到公司账户”,一旦有客户发现证书是假的,他们会积极退款,息事宁人。


“官方网站”能验真

       将招揽客户的苏世荣和制作假证的王汉连接起来,吴真是整个制售假证产业链中的“中间人”。

       吴真告诉记者,自己以前经营过培训机构,了解到很多企业和个人都有办理职称证书的需求,不单需要证书,还要配套档案材料和配合的查询模式。一份他们公司与办证企业签订的合同约定,“(证书)经电话、发函、上网查询,保证真实性。”

       为了让查询结果为真,犯罪嫌疑人可谓煞费苦心。办案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2012年左右,办理的假证寄给客户时会随附一个固话号码,标明是地方人社局或人事改革办公室等机构,客户拿到证件后打电话查询,电话会被呼叫转接到犯罪嫌疑人的个人手机上。

       经该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罗志强(化名)证实,他最初办理假证时也承担“接线员”的角色,电话转接到他的手机上,由他冒充人社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听客户的查询电话,假装查询后告诉客户证件是真的。

       到了后来,各地人社部门的职称证书查询普遍转移到网上进行,制售假证人员的手段也“与时俱进”,通过建立虚假官方网站实现查询功能。

       南通警方介绍,吴真在网上寻觅技术人员建设虚假官方网站,他从培训机构处得到客户信息后,传给制证人员的同时,还要传给制作虚假网站的人员,由后者上传到假网站上。

       这些虚假网站页面与真正的官网高度相似,把真网站上的各类“通知公告”、领导讲话、领导活动信息、文件材料等全部复制过来,真网站更新后,假网站随后也会更新。

       马旭(化名)曾间接多次为吴真搭建虚假官方网站。马旭供述,他搭建的第一个仿冒官网是“青岛政务网”,“当时谈好的价格是一个仿站500元,后来要求能上传数据和个人信息,价格就谈到1000元。”

       “只有域名不一样。”马旭说,他做了一个山寨的“青岛政务网”,一眼看上去很难分辨真伪。网站建成后,马旭又多次上传数据,“包括姓名、身份证号码、证书编号、资格证书资历等信息,有时一次传几条,有时传十几条。”每上传一条信息,马旭收取200-300元不等的费用。

       虚假网站建好后,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就此完成。制证人员将证书做好后,寄给客户时会随附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虚假网站的名称和地址,客户访问该网站,通过查询入口输入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证书编号后,能查到自己的证书“真实存在”。

       据马旭供述,除青岛政务网外,他还搭建了中国教育网、江苏省人事职称网、山东人力资源公开信息网等多家仿冒网站。警方发现,有些假网站经过排名优化技术处理,在搜索引擎排名甚至超过了真网站。

       南通警方依据虚假网站后台数据统计,目前已发现办理假证人员信息3.4万条,其中教师资格类1.3万余条,学历学位类近500条,普通话证书1600余条,工程师、高级工程师职称类1000余条,此外还有部分会计师、经济师证书。

       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警方还查获了医疗卫生类证书近300条,包括中西医结合医师、中药药师、眼科医师、西药剂师、康复科医生等多项资格证书。